第六章 我该不该靠近你?

李淼这天还是加班了,晚上八点才从法院出来,不过并不孤单,说好明天回来的唐胥提前回来了,听到李淼受伤的消息他只匆匆回了律所放下东西,便在办公室一直看着她工作,结束后和李淼吃夜宵。

唐胥这个人,李淼不讨厌但也不喜欢,他有着所有律师都具备的特性,睿智,从容,冷静,口才一级,业务水平很棒,代理的案子大都能取得圆满的结果,但是她实在不能忍受唐胥带着目的性去接近别人。李淼虽然理解这是他的职业习惯,作为一名法律人也能明白人性的复杂,若不目的明确、心怀别意,恐怕早就被当事人耍的团团转了。可是唐胥似乎把工作习惯带入到了生活中,他接近她,时不时的举动让她本能的排斥。

说实话,唐胥对李淼不错。他从不让她为难,法官和律师的角色天生对立,形成良好互动的概率很低,这虽然违背了培根的论断,但符合司法实践的情况。他们之间存在着立场和利益的矛盾,所以要避免私人的过密交往。李淼是个谨慎的人,她一般不会和打过交道的律师私下联系,和他们的交集也仅限于法庭上的辩论和审判。唐胥深知这一点,所以他从不代理李淼接手的案子,他代理的案子如果分给了李淼,他就会要求律所更换律师。唐胥虽然是律师,但更是她的学长,在她刚入法门时给过她很大帮助,也在工作当中尽量考虑她的处境,所以她不得不和他有私下的联系。www.tcdbu.com 棉花糖小说网

如果作为学长和朋友,私下联系,聊聊工作和生活,倒也正常,偏偏唐胥对她有别的心思,这让她很烦恼。不喜欢的人再怎样努力都无法喜欢,唐胥不错,但两人不合适。他们两个太像了,能爱别人更爱自己,随时清醒理智,而爱情往往是最不理智的东西。

出了门,坐上唐胥的车,去李淼家附近的烧烤摊吃夜宵。李淼不怎么爱吃这些东西,浓重的孜然味麻木了她的味觉,她只要了一杯啤酒,边喝边聊天。唐胥喜欢这种嘈杂的环境,他一直绷着的神经似乎在嘈杂中放松了些许,抬手摘了领带,脱了西装外套,撸起衬衣袖子便大快朵颐,含糊不清吐槽他出差时遇到的奇葩事。李淼静静听着,也不说话,偶尔轻笑,更多的时候都是沉默。

“哎,我说,学妹,你能不能附和一下我?搞得我都没有心情说下去了。”

李淼挑挑眉,这唐大律师今天要求真多,看来出差这一趟不顺利啊。

“咱们啥时候结束?我想去睡觉了。”李淼平静地说,完全不理睬他希冀的眼神。

“唉……,你总是这样,没劲哦。”唐胥把最后一串蘑菇塞到嘴里,叹口气说。

“我脖子有点疼,想早点休息。”李淼是个聪明人,她深知唐胥的性格,纵然他再有目的性,他还是顾念着她的感受。

“好,走吧。”说着站起身,他拿起纸巾擦擦嘴,便去结账。

李淼提着包和他的衣服在路边等他,看着路边的家,漆黑一片,她叹口气。有了希望,总是会萌生出太多不切实际的幻想,年少时的经历让她明白,不可过分高估自己。

回到家,不想开灯,她瘫在沙发上,睁大眼睛想看清房顶的吊灯,却只能看到黑乎乎一片,毫无生气。打开手机,没有任何消息,只有锁屏时间冰冷地提醒她,她该洗澡睡觉了。

……

洗完澡吹干头发,随手拿起一本民法案例书看了起来,她打算半个小时后睡觉。突然她有种强烈的预感,周顺尧联系了她,就是没来由的特别笃定。她翻下床找到手机打开,里面赫然躺着一条未接电话的记录,果然是他。

李淼心怦怦直跳,平复一下心情,按下按键,等待对方接通。

嘟……嘟……

“喂,李淼。”周顺尧温柔低沉地声音传来。

“我刚才在洗澡,电话没接到。”李淼率先解释,她怕他误会她不接电话。

“嗯,我知道。”周顺尧还是波澜不惊地回答道。

李淼抿一下嘴唇,他怎么知道,这人肯定在附和她说话。不去过多纠结,她开始找话说:

“在干嘛呢?”

“准备睡觉。”对方还是一句。

“哦,我也准备睡了。”李淼回一句,手里的书丢在一边,她舒服地躺下。

“明天有时间吗?我请你吃饭。”对方停顿了一下,迟疑地开口。

李淼猛然一窒,呼吸停顿了一下,很快她恢复原状,接道:

“我请你吃吧,感谢上次的救命之恩。”

“咳……,救命之恩可不是这么感谢的。”周顺尧轻咳一声,似在掩饰嘴边的笑意。他静静等着李淼接话,他还是喜欢逗她。

“额……,那你想让我怎么谢,以身相许可不行。”李淼不上他的当,她摸爬滚打了许多年,别人的三言两语她就能猜出他们的想法。

“李淼,你真没趣。”周顺尧笑着说,这时的笑意明显了许多,不再刻意压制。李淼果然变了很多,他都没法像以前一样逗她了。

“我就是这么无趣,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李淼也放松地接话。

“明天我选好地方告诉你,你下班后就过来。”他温声说道,“不会太远,你不必着急。”又温柔地补充。

“嗯,我知道了。那么,晚安,周顺尧”,李淼翻个身,闭上眼睛,也不去纠结是谁请吃饭,她拿着电话,细心听着对方的动静。

“晚安。”对方说完却也不挂电话,他的呼吸声传来,李淼快要沉醉在这黑夜里了。

“那……我挂了。”她说。

“嗯”,他只说一个字。

李淼吐口气,挂断了电话。今晚应该睡不着了吧,她起身去冰箱拿一罐啤酒,坐在床上就着月色,一口一口饮下。

第二天,李淼顶着黑眼圈去上班。虽然头疼,但是心情不错。高跟鞋比平时踩得更稳了,身体都轻盈了不少。上午开庭了三个案子,她疲惫地揉着太阳穴,每天这样的工作量真是让她吃不消,一刻都不能放松,走神发呆出了问题后续的事情更麻烦,事关当事人的利益,她不敢有丝毫懈怠。牺牲了午休时间,李淼去郊外乡下送了传票、写好了上午三个案子的法律文书、给明天开庭的当事人一一打了电话、将不能应诉被告的案件材料投递邮寄等等,下午三点,她把一天需要做的事全部搞定,站起身活动活动筋骨,打算破例早退了。趁没人注意,她换了衣服,戴着帽子,交代好小唐,便偷偷下班了。

李淼并没有回家,她先去买了衣服,平时太忙,周末基本补觉,上班又没机会穿自己的衣服,导致她仅有的衣服没办法穿去吃饭;而后去了发廊,修了头发,还顺便自己化了淡妆。看着镜子里气色红润精神的自己,她放松一笑,自己打扮一下还是可以见人的。

大约五点,周顺尧发来短信,告诉了她地址,是离她家不远的一家火锅店,口碑很好,环境也不错。李淼告诉周顺尧,她可以提前过去,周顺尧便让她去里面等他几分钟,他马上就到。

李淼慢慢踱步,心里雀跃,眼角带着笑,穿着新买的高跟鞋都不觉得脚疼,叮叮当当走在地上,声音也变得可爱极了。

她坐在窗边,数着路过的行人,期待着那个挺拔身影的闯入,充满期待又希望时间慢一点,让她等待的心更鲜活一点……。

半个小时后,李淼觉得行人数的无聊,看看表,不知他什么时候来。心里有点堵,隐隐渗透出不安。

“叮咚”,手机接到一条短信。李淼手一抖,提前准备好的筷子掉了下去。她打开手机……。良久,她唤来服务员,点了满满一桌菜,要了最辣的锅底,一个人吃了两个小时的火锅。

回到家的李淼,上吐下泻,她肠胃不好,不能吃辣,也不能吃的太多,趴在马桶上吐的昏天暗地。呕吐让她不住的流泪,拿着纸巾一边擦眼泪,一边擦嘴,实在狼狈。

……

周顺尧连夜回了部队,他在出门赴约时接到电话,他的休假临时结束,需要立刻归队。只犹豫了一分钟,他掏出手机发短信,而后匆匆和父母告别便坐上了回北京的飞机。他靠在椅背上,在万里英尺的上空看着漆黑的夜,眼神呆滞。他终究还是爽约了,这次一别不知何时能见面,她应该很生气吧。

他叹口气,痛苦的闭上眼睛,他和李淼每一次似乎都相差一步。高中毕业那年,她爽约了,他错过了表白的机会;大一那年,她表白了,他却因为其他原因推开了她;今天他主动约她也主动爽约了……。命运似乎对他们格外照顾。

“我回北京了,具体原因不能说,对不起。”

看着短信,李淼躺在床上,她本该理解他的职业,也该明白他的特殊身份带来的迫不得已。她从未怀疑过他的忠诚、他的信仰,他是有血性和灵魂的人,在这些面前,她不会傻到去比较。可是她看到短信的那一刻,她再一次感受到了曾经飘着雪的那天,他拒绝她的眼神、她的羞愧难堪,还有那浓浓的不确定和自我怀疑感。

我该不该靠近你?

他和她同时思考着这个难题。

作者:新人作者,请多鼓励(??.??)

推荐阅读:

华娱调教师 反杀纪元 领主游戏:开局一艘末日方舟 火影:开局交易诸天 梦幻西游:我的剧情技能变异了 炮灰重生,假千金的团宠命没了 吃菌子中毒后 快穿,绝嗣男主?炮灰女配来生子炸毛的猫咪 嫡女重生:浮生如梦 网游:弑神箭圣 一人之下:肝出个当世真仙! 因为我是只小猫咪 小师妹她总喜欢装小白花 何以归 欺负清冷仙君 我在贞观当咸鱼 全班穿越,世子妃流放荒地封神了 清穿荣妃之子 人间余温 官途:权力巅峰陆浩 帝道路 反派:开局逼女主给我降火 南韩检察官 妖噬星空 我迪迦身份曝光,吓坏超神世界 大明:开局徐达亲卫,一战封侯 夜卿尘 孤注一掷:特种兵缅北玩命逃脱 张玄南长 全民领主:我在荒岛钓鱼就变强 我没想攻略反派啊 前男友他总钓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