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遇

(十)

白皑皑的月亮高挂在夜空,似乎是在给街道的行人照亮了道路。虽然是在城外,但是下班回家的人却一点也不少。相较于城里,城外的人少了点繁忙急迫,却多了点悠闲自在。

街道旁有个蛋糕店,早上的时候总会有特别多人进去买个面包,边走边吃。下午的时候也会有人进去喝喝下午茶,放松自己。

里边有个带着黑色粗框眼镜的女孩正忙着收拾东西,一头深褐色的头发全被挽了起来,露出那白净的脖子。只见一名男员工走了过去,“语烟啊,你先下班吧,都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回家很危险的,剩下的我来收拾吧。”

杨语烟看了看店外,真的黑漆漆了,才不好意思地说道,“那麻烦你了。”

杨语烟来这里上班也有一个月了,虽然薪水完全不能跟她在南氏工作的时候比,但是她在这里至少是轻松快乐的。

她离开南氏也有一个月了。而她当然也完全不知道,自从她离开后,前后不到一个星期,南氏里面的员工就跟她猜想的一样,根本就不再记得曾经有个人的名字叫做杨语烟。当初南一凡所说的那段话似乎也只是个梦,一个荒谬的梦。

辞职后,杨语烟就在家附近找了份兼职做,每天放工回家能睡家里的床也算是件幸福开心的事。

当初回家的时候家人也是挺惊讶的,明明在城里找到那么好的工作为何就突然辞职不干了呢,杨语烟也没解释什么,随口说了句想家了呗,家里的人也就没再问了,可能真当杨语烟是想家了。反正再多两个月就得进大学了,回家准备准备也是好的。

蛋糕店离杨语言的家并不远,步行的话大概十五分钟就到了。只是最近晚上回家的时候,杨语烟总感觉很不安,一直觉得后面有人在跟着,可是每次回过头的时候,却什么人也没看见。

街道上的行人越来越少,杨语烟不免加快了脚步,赶紧回家。只是不知为什么,她突然就听见后面有脚步声跟着她。她走快,后面的脚步声跟着走快,她停下来,后面的脚步声又跟着她停了下来。可当杨语言转过头看的时候,却什么人也没有。

杨语烟立刻换作小跑,边跑边往后看着,从来不觉得自己的家是那么的遥远。就这样,当她越过马路的时候,也就没有注意到一辆迎面而来的车子。

所幸那辆车开得并不快,眼见前方突然冲出一个小女孩,司机就立马踩了刹车器,然后望了望后座的男人,关切的问道,“南总,你没事吧?”

“没事。”说完,男人就下了车。

杨语烟也是吓傻了,差点以为自己就要去见阎罗王了!不过这次可是她的错啊,谁叫自己不看车就过马路了呢!

只见有个人从车上下了来,车的大灯刚好打着杨语烟的眼睛,让她看不清对方的样子,不过看那来势汹汹的人影,笃定自己是要被骂了!

然而,撞进杨语烟耳里的却是一把她再熟悉不过的男声。

“怎么总是那么冒失?”

是他?他怎么会在这里?

杨语烟抬起头来,刚好撞进南一凡那深邃的眼里。一个月不见,他看起来有点憔悴,眼睛底下的黑青色也变得特别明显,他似乎更忙了。

然而,让杨语烟感到惊讶的是,他竟然还记得她。。。

“南总怎么会在这里?”杨语烟看着站在自己对面的南一凡,略显惊讶。

“开完会,刚好路过。”南一凡随便带过后,继续问道,“难道你平时也都这样过马路的么?”

杨语烟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边解释道,“刚刚在想着其他东西,所以也就没注意到车子了。”

杨语烟没有把被人跟踪的事告诉南一凡,她想或许这只是自己的错觉,其实根本就没有人在跟踪自己呢。

南一凡看她有事隐瞒也不好再追问,“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小心点,不是每次都能够那么幸运遇到我的。”忽略杨语烟那疑惑的神情,南一凡继续问道,“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

一开始,杨语烟还真的以为自己出现幻听了,这么语重心长的南一凡她还是第一次见。有时候,杨语烟真的很好奇,为什么南一凡总是在关心她。如果说是错觉的话,他那三番四次的关心到底又该怎么解释,不可能全是错觉吧。难道真的是老人家说的知人知面不知心,他就是在到处沾花惹草,就是一个花心大萝卜,对每个女孩子都一样?

只是当杨语烟听见对方要送自己回家的时候,她想都没想就立刻脱口而出,“不用了,我家很靠近而已!”感觉自己回绝得太毫不犹豫,杨语烟才不好意思的解释道,“不必麻烦南总了,想必南总一定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要是耽搁了南总就不好了。”

也不知为什么,她就是不想让南一凡知道自己到底住在哪里,她不想再跟他扯上任何的关系。

南一凡看着杨语烟许久,最终似乎妥协了收回了视线,“算了。”

看着那远走的背影,杨语烟才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见男子上了车,司机便启动了车子恭敬的提醒道,“南总,会议似乎是赶不过去了。”

男子坐在后座,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看上去心情似乎还不错,“无妨,就说我有要事去不了了。”

司机难得见男子的心情那么好,便打趣道,“南总刚刚早就猜到那女孩子会冲出马路的吧,要不是南总吩咐我放慢速度,刚刚铁定会撞上的。”

见男子没有说话,司机便继续自言自语道,“这女孩看着有点眼熟,在哪里见过呢?”沉思了会儿,突然一声尖叫,“啊,想起来了!是上次伦敦的那个女孩子。难怪南总这么上心。”

脱口而出的时候司机才发觉自己似乎讲了不该讲的话!

只是当他通过望后镜偷偷的查看男子神情的时候,才发觉男子并没有想象中的在生气,而是泰然自若的样子,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然而这一刻,司机知道那女孩儿在男子的心中已经不能用在特别两个字来形容这么简单了。

只从那天碰见南一凡后,很神奇的,杨语烟每次下班回家就再也感觉不到有人在跟踪自己了。她想,或许真的只是自己的错觉吧。

今天,杨语烟一如往常的上班,只是不知为何,店门口竟然被人围得水泄不通!难道今天店里做了什么促销而她不知道?

走近看的时候下发现,店里并没有做什么促销,那些人似乎是被几个穿着黑色西服的人挡在店外,乍看起来应该是保镖,这么一来,应该是有大人物包场了。原来这蛋糕店那么有名气啊,杨语烟之前真的是有眼不识泰山啊!

好不容易挤了进去,才发现,里面坐着的竟然是南一凡!好吧,他的确是个大人物。

看着走了进来的杨语烟,店长才松了一口气,立刻走了过去,“语烟啊,你怎么现在才来啊?听说他可是南氏的总裁,你之前在那儿上班,应该认识吧。他从一开店到现在就坐在这儿了,我们又不敢怠慢他,可我们这里没几个敢跟他说话的,既然你来了,就帮帮我们招待招待他吧。”

杨语烟看着一脸为难的店长,也不好意思拒绝,便点了点头,毕竟她跟南一凡的确相识一场。

看着悠闲喝着咖啡的南一凡,杨语烟眉头不禁一皱,他这是在搞哪一出?堂堂南大总裁不是应该很忙的么,现在怎么会如此悠哉的坐在这里喝着咖啡?

可还没等杨语烟开口,南一凡就自己站了起来,走了出去。似乎在告诉全世界,他来这里只是为了在吃个早餐,喝杯咖啡而已。

这会儿店长可开心了,南一凡这一来,可是等于帮店铺打了一个上百万的的广告啊!杨语烟看着这场景,非常无语。

南一凡一走,人潮也就散了。

突然,店长的声音响起,“语烟啊,你的熟客又来找你了。”

只见一个年龄约三十,穿着一身西装的男生走了进来。他脸上带了一副金丝眼镜,整个人看起来非常斯文,笑起来也非常和蔼可亲。

不知为何,他每天都会光顾这家蛋糕店,风雨不改,进来买东西的时候也总会和杨语烟聊上几句,所以店里的人都把他称作为杨语烟的熟客。

杨语烟见到对方,便欢迎的走了过去,“杜先生,你又来啦?”

男人笑了笑,然后打趣道,“来找你聊天。”

一辆黑色莱肯突然在店外驶过,车里的男人将店里的情形尽收眼底,表情竟是前所未有的冷冽。

推荐阅读:

勾惹上瘾,冰冷总裁夜夜哭唧唧颜夏司景怀 钻石暗婚,总裁轻装上阵 美国农场 国民神医 重生之劲敌 随意侦探社 师道艰难gl 董曜一剑,一念 楚南璃夜司珩穿越小说免费阅读 重回1988人生重启 言牧云叶不语 叶青赵元良 阿列斯——恶魔游戏 疯魔修炼 超武系统 重生柯学界之我到底是男是女铃樱琼子 模拟养殖场系统 大明:家父永乐,永镇山河 罪棺 洪荒:别惹我!否则你就会倒霉! 女神的修仙狂少 女友是怪物怎么办[gb] [综]炮灰,要逆袭么 阅见非遗:玉树临风之一念惊鸿 我只是魔术师就好了 绝世神医 我的分身是天神 退婚后,我成了战神世子妃 修仙十年后,下山的我无敌了 重回1983狩猎兴安岭 魔族的团宠小龙崽 隐蛾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