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雁爹的心病(二)

初夏,兴奋骚动,天上的,地上的,飞翔奔跑,活力无限。

即便是在夜里,明亮的月亮加上蛐蛐的叫声,让人遐想连篇。

晚上8点,古桥县周桥村村书记的家里很是热闹。

满满的一大桌子菜,周围坐满了周家的男人,其中就有小雁的父亲周庆生。

他们聚集喝酒的原因不是过五一节,而是商量给他们爷爷立碑的事情。

喝了一会酒后,村书记周庆宝啤酒肚一挺,大手一挥开始说话。

“那个,诸位,今天咱们兄弟们聚在一起,想必大家都已经知道因为啥事了,那个,我先说说我的想法。”

他很能说,而且说的有根有据,逻辑清楚。

“那个,这个事啊,是我提出来的。那个,为什么要给爷爷立碑呢?是这么回事,那个我前几天啊,做了一个梦。很清楚,到现在还记得呢。”

“什么梦呢,是这样……就是我梦见咱们爷爷,新盖了一个楼房,不过呢,他老人家坐在门口哭。”

“我就问:爷爷你为什么哭啊,爷爷呢也不说话,还是指着门口哭。我啊,这才发现,门口只有门框没有门,你们说怪不怪?”

这时有人附和说:“怪”

一边喝酒的周庆兵接话:“不怪啊,爷爷这不是想让咱们给他老人家做个门吗,那碑不就是门!”www.qxngu.com 菠萝小说网

他说完周书记对他满意地笑了笑,然后接着忽悠。

“对对对,六弟说的没错,我呢,开始是想不明白。前天我不是出差了吗!去的那地方刚好有个庙,于是我就进去问了问大师,这位大师在当地可出名了。大师也说,是爷爷托梦要给他立碑,所以我回来后这才找大家商议一下,看这事情怎么办?”

“还能咋办,凑钱立碑呗。”

“哎,好好……”

周庆兵说完,其余的六人都纷纷点头同意。

她们周家,堂兄弟八个就小雁家最穷。虽然家里没钱,不过小雁爹是个很要面子的人,就是那种死要面子活受罪人,别人都不反对他也没推脱。

“那大家都同意了吧?”

周书记又问了一句。

一人说:“同意,五弟,你就说吧,每家要凑多少钱?”

“好好……”

周书记要的就是这句话,他眼珠转了转接着说。

“本来呢花钱不是很多,我本想一人把钱都出了,可又一想给咱爷爷立碑,这是好事啊,自然不能让我一人独占。”

“这样吧,我去打听过了,一个碑要钱六十块,运费四十块,一百块也不多,我寻思着我自己出钱就行了,可是咱们碑都立了,我看还是把那个坟头重新修一修吧。”

“这个,材料费加上人工啥的,算起来估计要四千块钱,这样,咱们八家一家五百,你们说行不?”

他说完其他人都赞成,小雁爹此时也表了态。

“行!那个坟头都快平了,确实要修一修了。”

“那就说定了,来来来,大家喝酒……”

见大家都同意,周书记坐下招呼大家吃喝。

“三哥,您来我这里一下。”

“哦哦,好。”

吃喝完毕也到了十点,太晚了,大家纷纷离去,小雁爹刚要走却被周书记拦下。

小雁爹喝了不少酒,脸红红的有点晕,他跟着周书记来到里屋,在沙发上坐下。

周书记把几个苹果给小雁爹端到面前的茶几上。

“吃吧,三哥。那个,有个事情想和您商量一下。”

“啥事,立碑的事吗?没事!我出的起钱。”

小雁爹没醉时要面子,喝大了更要面子,说话豪气了很多,也不在乎钱了。

“不是,钱的事,那个三哥,我知道你家不宽裕,这个钱呢,也不用你出了,到时您过去看着工人怎么干活就行。”

周书记别看喝的满脸通红,可是他酒量大,并没有醉,他说话还时不时的看小雁爹的表情。

“不用,那怎么可以,五百块,我还出的起。”

小雁爹在酒精的刺激下,说话声音大,动作也大,他把胳膊搭在沙发的靠背上翘起二郎腿,很有大哥的姿态,好似换了一个人。

“我知道,三哥,真不用你出钱了,听我的,这事就这么定了。”

周书记用命令的口吻这么一说,小雁爹这才没言语,五百块对小雁家来说毕竟不是小数目,这可是小雁二个月的工资。

见到小雁爹不言语了,周书记又去橱柜里拿出两瓶盒装的葡萄酒放在小雁爹面前。

“三哥,我知道你喜欢喝酒,这两瓶酒送给你吧,你知道我喜欢喝白酒,不太喜欢喝葡萄酒。”

这周书记说谎都不脸红,他在家顿顿喝酒,什么酒都喝。

“这这,这怎么行,使不得使不得。”

又吃又喝又拿,这让小雁爹很不好意思,急忙起身。

周书记笑了笑让他坐下。

“拿着吧,本来今天想给你送去,可是我回来的晚,既然您来了,就拿回去吧。不用客气了,三哥,这是别人送给我的,我也喝不了,您就拿着吧。”

周书记一不小心说漏了嘴,不过他对小雁爹的脾气,一清二楚,小雁爹就是见了市里的领导也不是揭发他收礼的事情。

“哦,那好。”

小雁爹不再推辞。他喜欢喝酒,喝不起成瓶的,便用塑料桶去供销社打几斤最便宜的,即便是这样他也是不舍得喝,也只有干活累了,才会喝几口。

见他收了酒,周书记又拿出香烟给小雁爹点上。

“那个三哥,我侄子大鹏今年三十五了吧?”

“哦哦”

提起小雁哥哥,小雁爹只是简单地应了两声。儿子这么大了没个媳妇,这在农村是件不光彩的事,只是小雁的心病。

这件事他一直愁的慌,除了这件事,其他都不叫事,就是五百块钱,小雁爹都没怎么心痛。

“三哥,我寻思着给大鹏说个媳妇你看如何?”

“啊?好啊,快说,是谁家的孩子?”

小雁爹一听瞪大了眼,认真地看着周书记。

周书记又问:“那,咱们侄子想要什么样的姑娘?”

“嗨——还啥姑娘呢,没孩子的二婚也行啊。”

“那不成,虽说咱们大鹏傻一些,可是也不真傻,还能干活,还听话不是,这自然要找个好的!”

周书记这话说的,真受听,小雁爹信以为真了。

“那你,说的是那家的姑娘?”

“这个姑娘估计您认识,就是咱们邻村留不缺的小女儿留盛美。”

“啊——哦!”

周书记这么说,加上那天周庆兵去他家说的话,小雁爹已经明白周书记今天找他来的意思了。

不过周书记这么说,小雁爹没生气,周书记都替他拿了五百,还送酒递烟,若是拒绝,岂不是不给面子?

可是小雁那么好,他又不甘心她嫁给傻子。

说到这里,小雁爹此时好像酒醒了,坐在沙发边上,双手放在两腿间搓,犹豫不定。

好一会小雁爹才说:“那个,庆海,你不是说笑吧,人家姑娘长得那么好,还能嫁给咱们大鹏?”

“能啊……”周书记见小雁爹松口了,于是坐在小雁爹身边,握着小雁爹的手和他说了他留不缺的事情。

“三哥,是这么回事,留不缺呢和我早认识,熟悉的很。我呢,看到咱们大鹏没个媳妇心里也是急,于是呢,我就去找了他留不缺。”

“三哥,她们留家有个傻儿子,有个妹妹,你家也有个傻儿子有个妹妹,您看这事情能不能这样,就是你们两家来个换亲,你看怎么样?留不缺那里我说了他也准同意。”

“哦哦······”

小雁爹拿起桌子上的烟卷,点上后慢慢地吸着,仔细琢磨着这件事的价值。

周书记见他没反对,便有了几分把握,也不用握着小雁的手了,做到小雁爹对面,笑了笑后点上烟,深深地吸了几口。

“三哥,这事你要是同意了,剩下的事就交给我老婆行了,她经常说媒,你也知道,三哥你看这事?”

“哦哦,让我想想!”

“三哥,你是不是担心小雁不同意?”

周书记试探着问了一句,小雁爹皱了皱眉。

“是啊,那孩子自小懂事,帮了家里不少忙,这事······让我回去想想,想想。”

小雁爹说完起身往外走,周书记把两瓶酒放到他手里。

“三哥,若是这事成了,您借的那些钱,我就不要了!”

“啊?那怎么成!”

“没事的,不就是两千块钱吗!就当作这钱修坟花了呗!”

两千块钱对小雁爹来说可不是小数目,何况修坟还有五百,这样便省去了两千五百块钱,这让小雁爹有些心动了,站住后也不知道说啥了。

“我,这,这个······”

“回去吧三哥,等你好消息······”

小雁爹喝的不少,出门遇到风,走不一会就迷糊了,后来他竟然拎着两瓶葡萄酒酒,直接朝村东的一片墓地走去。

这里到处是坟墓,看着都慎得慌。

“鹏她娘,我来看你了!”

小雁爹大半夜的跑到小雁娘的坟前,也就是喝了酒不害怕,他说完后便在坟前的枯草上坐下。

这还不算,小雁打开酒盒,拿出里面的木塞起子,打开一瓶葡萄酒,喝了起来。

“鹏她娘,大鹏现在三十九了啊,我真是没用,没给他娶上个媳妇,唉!”

喝了两口,用袖子擦了擦嘴接着说。

“我告诉你啊,现在啊,小雁长大了,她脾气啥的,也都像你。有时候啊,我就以为她就是你······”

“鹏她娘,小雁很懂事,很顾家。你知道,咱们儿子傻,他就知道干活,平时都是小雁和我商议些事情——”

“鹏她娘,小雁很像你啊,家里地里的活,她都会干,说真的,我真是舍不得她嫁出去。我知道你最痛小雁了,可是咱们大鹏不结婚,那咱们周家就要断根啦······”

……

初夏的夜,虽然没有冬天那么冷,可还是很凉的,不过小雁爹喝多了酒也就不知道冷了。

他说一会,喝几口酒,然后停一停再说再喝几口,就这样,两瓶酒便喝完了。

一阵风吹来,坟地里的柳树“哗啦哗啦”地响,黑黝黝的树林中,时不时地传出猫头鹰的叫声,那声音孤独而无助,就像是小雁妈在替小雁鸣不平。

可是这些,小雁爹听不到了,他也不愿听到,手指深深地插到土里,双臂遮住耳朵,就那么躺着,躺了一宿······

推荐阅读:

出狱后,傲娇总裁向我投怀送抱 莲花 养娇娥 被我杀死的前夫也重生了 假冒大小姐后如何脱离死亡循环 综网,灵气复苏下的道士 我家小姐是男的 四合院:开局梦境奖励自己 夺嫡 从大剑开始只能靠自己去拼命变强 金龙九脉 我上讲台念情书,高冷校花后悔了 唐若雪叶凡 转生:文明至高,最初的开道者! 魂穿水浒:不做皇帝难道做山贼! 红楼旧梦之老祖宗她操碎了心 将火燎云 穿越大唐:开局骂哭李二! 太刺激了!满级宿主被疯批强制爱 我,人品低劣的万人迷女a 假白富美有暴富系统[穿书] 暗恋热潮 恐怖末世:开局先烧十万亿冥钞蜗蜗飞飞 大家都求神拜佛,就你万鬼朝圣? 崩铁:我!曝光星神!曝光就变强 钟小艾姑父,侯亮平你要查我? 辞职后影后说爱我 剑仙重生 异界旅者日记 我的绝色妻子 末日诡行:百万神魔的黄昏 伺位而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