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小麒麟

讨债这件事白栀极其认真,九门也都心知肚明。

谈好了在还的,没有谈但是划了范围的,还有现在——正在被追债的。

黑瞎子带着解桉和解家的下人,大晚上的抢了不少的铺子和货。

也不都是最好最赚钱的,而是解雨臣精挑细选出来的,最适合做正经生意的地方。

可即使是这样,两家的损失也不小。

一个个的在心里谩骂诅咒,希望有朝一日能够报仇雪恨。

陈家的人倒是把这个消息带到了陈皮那里,并且认真的询问要不要给解家找的事情做。

陈皮盘着铁蛋子,细数着白栀给的存折上的0,横了说话的人一眼,阴狠的说道“她又没找我的麻烦,我为什么要主动找她的麻烦。

她都说了,我的债要我死了之后她才讨,你们将来守不住我留下的财产,管我什么事。

要怪就怪自己废物,技不如人。”

陈皮没那么讲究,只要生前不来招惹他,死了之后的事和他没有关系,反正自己没活着遭罪。

吴家倒是有点闹心了。

他家就这一个独苗苗,硬是背了上下两代人的债,三个叔叔坐在一起,商量着吴邪以后的未来。

他们怎么样白栀没有管,她忙着准备张起灵和黑瞎子的生日,连恋爱都是抽空谈的。

“这个,这是什么,你跟我说它是莲花,你疯了还是我疯了?”

白栀一手举着一沓手帕不停的甩着,一手气的直捂胸口,对面的丫鬟低着头话都不敢说。

白栀深吸一口气,慢慢的吐出去,将那一沓手帕放到桌子上,语气平和的说“现在,我再说一遍,是莲花,佛教里的莲花,藏区佛教里的莲花,不是长在山上的雪莲花。

现在,去重新订做。”

看着眼前的人迅速消失,白栀憋在心里的气可算是小了一点了。

解玲端着衣服走过来,放在桌子上,说着她做好的准备。

“小姐,这个是今年的藏袍,红和绿,白和黑。”

白栀翻着那件白黑色藏袍,觉得这个配色好看是好看,只是张起灵穿上,好像没有那种鲜艳的颜色衬得他鲜活呢。

“收起来吧,送那件红绿撞色的,放木盒里,这个黑白撞色的,直接放他衣柜里。”

听到外面乱糟糟的声音,白栀也跟着解玲出去了。

看着工人和黑瞎子在那争执那个秋千要安在哪,白栀就忍不住的翻白眼。

走到黑瞎子身边,快速出手,一个巴掌拍在了黑瞎子的屁股上。

啪的一声过后,黑瞎子就老实了。

瞧着黑瞎子低头扣手的委屈样子,白栀又一次妥协了,捂着额头,面带痛苦,语调飘忽,浑身上下全是崩溃。

“别委屈了,这个地方我给你安一个跷跷板,秋千安在老张的门口处,一个种花一个种树。”

黑瞎子瞬间松开了手,在白栀的耳边轻轻鼓掌,弯着腰谄媚的笑道“小小姐真好,真聪明,那我能两个都要吗?跷跷板夏天要是在太阳底下玩,会晒死的。”

白栀看了黑瞎子一眼,点头同意了黑瞎子的想法,然后垂头丧气的回到了屋子里坐着。

头疼。

黑瞎子的生日在1月,比现在还冷,白栀实在是没有办法在那时候给他找人扎秋千,按跷跷板。

其他时候也不是不能送,但是不是生日那天,没有那个感觉啊。

他也不是在争宠,就是单纯的想把秋千按在张起灵门口,让那个秋千独属于张起灵,就像张起灵在走廊里指挥工人安装秋千一样。

张起灵想让黑瞎子也有生日的秋千玩。

“哎,愁死我了。”

白栀看着今年要送给张起灵的转经筒,突然想到了明年要送给黑瞎子的礼物。

她总是想着黑瞎子是蒙古旗人,但是重点都在蒙古上了,总是忘记满清时期那些贵族喜欢的手串和佛珠。

也是受解雨臣影响,白栀也不愿意黑瞎子身上带那些老物件,总是忘了手串也可以做的。

礼物都送遍了,送的她头疼。

算了,佛教就佛教吧,虽然他们一家都挺信道教的。

“解绮,过来。”

白栀站在门口,叫着解绮,不断地招手,让她过来。

解绮跟着白栀进了屋,看见桌子上的东西,以为白栀不满意,刚要开口解释,白栀就开口了。

“解绮,你去管家那,让他给我弄佛珠,你去弄十八子,不要老物件的,什么颜色的都行,只要材质好,好看,寓意好,1月前给我。”

1月不就有黑瞎子生日吗?

想明白的解绮立刻点头:“好的小姐。”

张灯结彩一个月太可怕了,白栀只能在别的地方下苦功夫。

看着整整一盒的黄金小配饰,白栀是认真的不能再认真了。

“这个不要,猪要做成圆滚滚的,不是脸上有褶的,我又不吃它,做的太肥了。”

不好看的猪被白栀放在桌子上,丫鬟认真的记着它的缺点,等着它被返工重做的时候好说。

“这个也不行,我要可爱的小鹿,不是顶死我的鹿。还有这个,不要大鹅,这个,小狐狸不是狐狸精。”

这章没有结束,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看着盒子里二十几个小吊坠,白栀直接挥手让人把那几个返工。

这个11月没有那么的阳光明媚,但是解家每天都灯光璀璨,灯光照在张起灵脖子上挂着的黄金小吊坠上,怎么不算是“阳光明媚”呢?

11月的第一天,张起灵早早的坐在餐桌前,等着吃那碗长寿面。

脖子上挂着一个小麒麟,麒麟下面是几个小铃铛,随着他的动作随意的响动。

白栀三人就杵在桌子上,看着张起灵吃掉那碗长寿面。

白栀的嘴里还念叨着“小麒麟又长了一岁,今年要比去年更活泼,更快乐,更幸福,要比去年说更多的话,吃更多的好吃的,要比去年更成熟,提以前都没有提过的要求。”

一碗长寿面进了肚子,张起灵连张嘴的欲望都没有了。

白栀从身后解玲的手里接过了那个拿盒子装好的藏袍,递给了张起灵。

“一个阳光明媚的11月,诞生了一位心软的神明,于是很多爱他的人将11月的每一天都当作他诞生的日子。

每年一送,希望你能喜欢。”

伸手接过白栀手里的盒子,打开一看,一如既往的藏袍,红绿撞色的,很漂亮。

张起灵伸手摸了摸,衣服,又摸了摸白栀早上起来跑过来给他戴上的小麒麟,露出了一个昙花一现的笑。

“谢谢,我很喜欢。”

白栀没有说话,身后的两人送上了他们的礼物,解雨臣的长命锁,黑瞎子的银手镯。

明明平时送的东西都金贵无比,偏偏到了生日,,每一个人送的都是最普通最常见的东西,几年来,没一次变过。

长辈没有送给他的礼物,在他的朋友手里送出。

不一样的爱意,一样的深厚。

这个11月,张起灵的脖子上每天都有不同的小动物,每一个都是憨态可掬的。

就像现在的他一样,可爱的悠闲地。

11月牵着12月的手就溜走了,等到了白栀期盼的1月。

从15号开始,白栀就在门口不停的张望了,看着解家前面那条空无一人的路,问着身后跟出来的管家,“瞎子还没有消息吗?”

管家也在不停的观望,希望能看见一辆不熟悉的车,从上面走下来一位俊朗健壮的男人。

“没有,这几天都没有消息。”

白栀也不等了,转身回了院子,一边走一边让管家备车备现金。

“解玲,把我准备的那几件衣服收拾好,我要去广西找瞎子,那个佛珠十八子也一个带一串,过年之前肯定回来。”

着急。

从黑瞎子12月走了之后,一直到20号了,还没有回来她就更着急了。

眼看着白栀急得直掉泪,张起灵开始打电话请问外援了。

“哭了,瞎子没回来。”

解雨臣听着电话里张起灵的声音,觉得真的有必要把黑瞎子埋在院子里了。

“让解言收拾东西,该带的都带上,瞎子的生日应该会在那边过了。”

“嗯。”

张起灵听着白栀的院子里乱糟糟的动静,去找解言了。

“小少爷有什么事吗?”

解言看着张起灵找自己,就好像是看见了自己的孩子跌跌撞撞的走过来找自己一样,虽然她没孩子,也没对象。

“收拾东西,解雨臣和我一起去找瞎子。”

听着张起灵的话,解言眨了眨眼睛,在心里为自己的同事,冤种解枬“默哀”两分钟。

他赚的多是他应得的。

“好的,小少爷,马上就好。”

张起灵不太会安慰人,但是他擅长陪伴,就静静的坐在那,听着白栀絮絮叨叨的话,给白栀时不时的擦擦眼泪。

解雨臣也用了最快的速度回家,拍了拍张起灵的肩膀,然后安慰白栀。

“没事,陈皮那没有消息,就是个好消息了,你要相信他的实力。”

白栀没有说话,一直被解雨臣牵着上了飞机也没有说话。

一直到了陈皮的地盘,白栀才收起了那副软弱的样子。

她不是第一次见这么找死的人了,背地里放冷枪搞瞎子,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她收拾的顺手极了。

“拖着他,让他认清楚现实,四阿公,可不会保废物。”

推荐阅读:

藏好女儿身,我开局召唤诸天万界 战区先锋 灵脉尽毁后她苟了,大佬们却杀疯了 阮桢温叙言 江湖融合守则[综武侠] 禁宫中 高武:锦衣卫指挥使,长公主驸马 神医萌宝 拿着五万元进入股市,挣了几万亿 替嫁王妃揣崽跑路了 表小姐今天相亲成功了吗 太乙神界 窃珠 嘘,别吵,我男朋友来了 反派:气运之子太多,我摆烂了 凤逆九天:邪魅帝君轻轻宠 重生婴儿第一天,开卷 借口 白月光哪有长腿学姐香啊 修炼成星 大明:标儿,要不让老六当太子吧 我靠荒野求生直播风靡全星际 梦幻西游:越玩几率运气越好! 大唐之我是李重茂 踢我出神盾局?我毁了复联全员!爱吃红枣奶昔的牧小刀 女配太美太撩人[快穿] 绑系统!签神体!绝世神女压万古 蛊爱长生 我以婴儿之躯,肝成神明 惹她?找死!80真千金后妈超强 当我成为外神化身后 感官骗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